健康报
健康报
健康手册
健康小常识

爱的苦难

来源: 日期:2009-09-29 17:06:46

我妈说,生我的时候是难产,折腾了两天两夜,一辈子的疼痛都尝尽了。

她说,我小时侯笨的出奇,夏天晒衣服,我把自己一年四季的衣服一件一件地套在身上,热的满头大汗,却死活不脱,怕别人偷去。班里别人拿了奖状,我考了25名,回家是这么解释的:奖状发到第24名正好没了。我妈说的时候眼角笑出了泪,说我小时候一天吃六七个煮鸡蛋,是不是脑袋吃坏了?我恬不知耻地说,这叫大智若愚,那个谁谁谁小时候还吃粪蛋呢!

我的确很丢她的脸,堂堂一个语文教师,女儿考初中的分数竟是年级倒数第一。老师说我考试时不光睡觉,还流口水。气的她拿起板凳就要砸,我撒腿就跑,第一次离家出走,不到一千步就被揪了回来。

我一直和她对着干,并且乐此不疲。她洗衣服时我到处乱蹭,她休息时我掀她眼皮,她叫我做作业我嚷嚷肚子痛,她让我看家我出去跳猴皮筋。我高三时突然转念要学美术,她急的丢下学生,马不停蹄地赶到学校,拼命劝说,最后还是顺从了我。我愚蠢地自以为是天才,一年后这就变成了实实在在的荒唐。我失败了,我破罐子破摔,屈辱和绝望变成彻底的放纵。我抽烟酗酒在街头和别人打架,她给我收拾烂摊子;我撒野哭叫几天几夜不回家,她默默地替我洗净所有衣服。她从不责骂,也不劝导,她似乎没有一点哀怨,她在邻居、同事的嘲笑中始终沉默。

她任凭我胡闹,我竟没有发现那一年她迅速地衰老了。我在外地学画,她时刻担心来年艺术统考的结果,失败虽是预料的事,但仍难以接受。她说:“还有一个月多高考,你不想学就算了,随你便,你已经是大人了,要对自己的行为负责。”

两个月后,我把录取通知书捧给她看,她眯起日益灰黄的眼睛,用嘶哑的喉咙读着上面的字,干枯起皱的手微微颤抖着,专注的神情过于神圣。我看着看着就失了神,好久没有这么仔细看过她了吧。她高兴之余打开一个密封的小盒子,里面放着她师范学院毕业证书。二十二岁时的黑白照片,胸前垂着两条麻花辫,白净的圆脸嵌着晶莹的大眼睛,淡眉,嘴角微扬,左颊有个深深的酒窝,恬静而温和。

她记得我一吃面条就胃抽筋,记得我不到十二点不睡觉,记得我热爱上网热爱糖醋小排,还记得我一到春天就扁桃体发炎……而我,不知道她生日或年龄,不知道她正吃什么药常犯什么病,不知道她几时休息带的几年级,更不知道她爱穿蓝色大衣还是米色大衣……爱永远是倾斜的,因为习以为常所以理所当然,因为唾手可得所以任意挥霍。

这便是爱的苦难,岁月磨光了她青春的锐气,换来子女们日益成长,她无怨无悔地付出,还要遭受误解、躲避甚至责难。爱的人饮泣吞声,被爱的人自鸣得意,只是幡然醒悟之时,早已为时太晚,所谓“子欲孝而亲不在”。幸好我明白过来了,虽两地相隔,却时常想起我妈的笑谑:“我知道你不笨,因为我很聪明嘛!” (忆雪)